我的位置: 香港物流招聘 > 政能量 > 正文

COP15雲南宣傳片震撼發佈《雲南密碼》為您解密雲南

  如果想要認識雲南、瞭解雲南的生物多樣性,從哪裏開始呢?

  在雲南39.41萬平方千米的土地上,我們選擇一片神祕的水域作為開啓雲南密碼的鑰匙。

  讓我們的視線跟隨潛水員,進入澄江撫仙湖水下。

  寒武紀時期的澄江生物羣

  如果時光倒回到5億年前,今天的澄江曾是一片廣闊的海域。那時陸地還是一片荒蕪,海底世界卻熱鬧非凡,有幾百種生物在這裏登場,上演了生命大爆發的精彩一幕。

  這一事件,被人們稱為“寒武紀生命大爆發”,載入地球生命史冊。雲南,見證了地球演化的重要時刻,也開啓了萬千物種的起源密碼。

  從混沌之初的生命大爆發,時光推進到6500萬年前,青藏高原的隆起塑造了今天的雲南——在南北960千米的距離內,海拔高差超過6600米,高海拔落差和獨特的地理位置,讓雲南擁有7種不同的氣候帶類型,為萬千物種提供了繁衍生息的家園。

  這個家園中的每一個物種,它們的生命密碼都是雲南密碼的重要組成部分。讓我們一起踏上這片神奇的土地,去發現和解讀它們的密碼,去認識一個因生物多樣性而富饒的雲南。

  雲南,一個立體化的生物王國

  

  橫斷山脈,海拔4500米。

  這裏是雲南平均海拔最高的區域,稀薄的空氣、強烈的紫外線、晝夜温差等惡劣條件,對生存提出了巨大挑戰,但這裏依然有着生命的奇蹟。

  我們跟隨植物學家爬上流石灘,鋒利的碎石不斷滑落,他要尋找流石灘上最巨大的植物——塔黃。

  植物學家徐波在流石灘尋找塔黃

  

  塔黃,生長在海拔4500米左右的高原流石灘上。它一生的80%時間裏,都匍匐在地面,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年,它把蓄積的所有力量都釋放出來,在短短的兩三個月裏開出巨大的花。

  塔黃的花比人還高,像一座流石灘上的寶塔,它層層疊疊的苞片將整個花序軸包裹起來,在天寒地凍的高原形成了一個温室環境,也為一種昆蟲提供了庇護的住所。

  塔黃的花

  

  塔黃的傳粉昆蟲:遲眼蕈蚊。

  這也正是塔黃的生存密碼——塔黃為遲眼蕈蚊提供了住所和食物,使它們能夠繁衍生息,作為回報它們為塔黃傳粉。

  塔黃和遲眼蕈蚊之間形成了合作共贏的機制,“你為我傳粉,我為你育兒”,這是流石灘惡劣環境下物種演化出的生存密碼。

  塔黃所生活的雲南西北部橫斷山脈,因其豐富的垂直氣候帶,成為全球生物物種的高度密集區,以及不同區系成分交錯分佈的複雜區域,被譽為世界級的生物基因庫。

  在第四紀冰川時期(大約250萬年前左右),高聳的山脈成為這片區域的保護屏障,讓眾多古老物種得以保存下來,滇金絲猴便是其中一種。

  聽到森林裏的叫聲,看到樹梢上的身影了嗎?那就是“雪山精靈”,中國特有物種滇金絲猴。因為種羣數量稀少,2008年,滇金絲猴被列入《世界自然保護聯盟》(IUCN)瀕危物種名錄。

  有人為了尋找滇金絲猴的蹤跡,長達34年行走在森林與荒野間,總行程數萬公里。

  龍勇誠追蹤滇金絲猴

  白馬雪山高寒原始森林,是滇金絲猴的家園。曾經人類的活動讓森林不斷縮小,滇金絲猴的生存受到挑戰。

  人們開始研究滇金絲猴的生存密碼,它們需要海拔3000米以上的原始森林,每個家族需要一百多平方公里的活動與覓食空間。

  我們要給它們這個家園,要尊重它們的密碼。白馬雪山原始森林,從此因為滇金絲猴的存在得到永久保護。

  雲南雖然物種繁多,卻存在着很多像滇金絲猴這樣種羣規模小、個體數量少的珍稀瀕危物種,為保護它們,雲南境內建立了362個自然保護地,全省超過80%的典型生態系和重要物種得到保護。

  當我們把目光從滇金絲猴移到它們腳下的土地,有一羣不起眼卻對森林很重要的小傢伙,它們是真菌。

  生物多樣性,不僅在我們看得到的地方,還在肉眼無法看到的地方。

  真菌的密碼隱藏在土壤中,真菌的多與少,決定着土壤的富饒與貧瘠。雲南不僅是動植物的天堂,還是真菌的王國,它們的多樣性影響着森林生態體系,動物、植物、微生物的生命密碼彼此相連。

  在土壤裏生命是熱鬧的,而在人類無法生存的水下,生物依然多樣。

  在雲南的江河湖泊之中,淡水魚的種類就佔全國種數近四成,是全國之首,良好的水質環境讓水生生物安居於此。

  洱海是雲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,也是舞蹈家楊麗萍的故鄉。

  她窮盡一生,用舞蹈演繹自然界中的動植物,塑造生命的力量,自然的壯美。

  洱海也是水生植物海菜花的故鄉。

  海菜花對生存環境極其敏感,它只能在清澈的水中盛開,因此也被稱為水質的風向標。它若生長,證明水質良好,它若凋敝,意味着湖泊生態系統受到傷害。

  曾經一段時間,城鎮的擴張漸漸超出了洱海的承載,海菜花消失於洱海湖面。

  人們警覺起來,也行動起來。

  人們選擇了退讓,建立生態廊道,將土地還給湖泊,為洱海拭去灰塵。

  當海菜花再一次盛開在藍天碧水之間,洱海的生態系統逐漸恢復穩定。而高原湖泊的生態保護,卻永遠不能鬆懈。

  讓我們把目光再轉向天空。

  雲南是鳥類的天堂,是中國鳥類物種多樣性最豐富的省區,同時它還位於全球候鳥遷徙的主要通道,留鳥與候鳥,共享着這片家園。

  但是,曾經有人傷害了它們,它們失去了生存密碼,也失去了對人類的信任。

  百花嶺 高黎貢山自然保護區

  當曾經的獵人放下獵槍,人與鳥的關係從傷害轉變為愛鳥護鳥,建立了中國第一個農民生物多樣性保護協會,開始守護着鳥類的密碼。

  人們思維的轉變,讓人與鳥得以和諧相處,不僅是在此生存的鳥,也讓遷徙的鳥可以安然飛過。

  生物多樣性的密碼不僅僅是物種多樣、生態系統多樣,更是遺傳基因的多樣。基因是所有物種的基礎,是生命的本源,基因多樣性是大自然給予雲南的豐厚饋贈。

  雲南是花的王國,世界主要花卉種類中,雲南約有全球1/3的野生種和近緣種,保有重要的花卉基因資源。

  有人把保護蘭花種質作為一生的追求,為上千種野生蘭花建立了家園。

  保護它們,最重要的是保護它們的種子。每一粒種子,都書寫着物種的遺傳密碼,種子的存續,意味着生命的延續。

  蘭科植物保護者 張煜

  在雲南這個生物多樣性王國,萬千物種的保護不僅僅靠個人的力量。

  有一個生命家園終年冰冷——中國西南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,是亞洲第一、世界第二的野生生物種質資源庫。

  近十萬份種子在這裏沉睡,它們可以一覺睡上百年,甚至千年,在它們身體裏封存着生命的密碼。

  這些等待甦醒的生命,決定着人類未來的夢。保護它們,也是保護我們人類未來的生存密碼。

  種種行動之下,萬千物種在雲南大地上煥發生機,但是關於雲南的生命密碼,我們仍無法悉數掌握。

  亞洲象是亞洲現存最大的陸生動物,它在中國一度瀕危,經過人們的努力,數量從1980年的150多頭已經增加到300多頭。

  尋找亞洲象的密碼,是一場持續了三十年的探索。

  2008年,亞洲象種源繁育及救助中心建立;

  2010年,在全國率先創立野生動物公眾責任險;

  2018年,亞洲象監測預警中心建立……

  為了探索大象的密碼,人們開始拿起無人機,藉助科技的手段,為亞洲象護航,也為人們的安全預警。

  當野生動物與人的棲息地之間發生矛盾,生物多樣性的原則又該如何衡量?

  這是需要時間來解答的問題,也時刻提醒着我們,生物多樣性保護的複雜性與艱鉅性。

  儘管困難重重,但人們探索的腳步從未停止。

  關於人和自然相處的密碼,也許沒有一成不變的標準答案。

  我們的祖輩在一千多年前,曾給出他們的答案。在元陽的哈尼梯田,哈尼族人遵循自然之道,依山而作,形成了獨特的稻鴨魚共生複合農業生態系統。面對自然,人們不是無盡索取,而是與天地共存,與萬物共生。

  人類智慧與自然原則結合的古老生存密碼,今天仍在這裏延續。

  答案也在普洱景邁山人的古茶林中。

  延續千年的林下茶種植方式,人們在保護生物多樣性的同時,又受惠於此:古茶林延續千年,依然充滿生機。

  景邁山“林茶共生、人地共榮”的生態智慧,是對環境可持續發展的樸素理解和踐行,它造就了一杯幽香醇厚的普洱茶。這杯茶,塑造了雲南人的生活,滋養了雲南人的自然精神。

  一部影片遠遠無法窮盡雲南密碼的全部,因為這片土地既豐富又神祕。沒有人知道還有多少未知的物種等待去發現,而即便是那些已經被廣泛知曉的物種,以我們目前的認知也僅僅只掌握了密碼的一小部分。

  每種生命都是複雜而珍貴的,尊重和愛護它們的密碼,也是在保護我們自身的未來。

  人們未來美好生活的藍圖,建立在生物多樣性的繁盛之上,這張藍圖宏偉且謙卑,它既承載着中國智慧,也承載着世界生態文明的未來。